云昴

【支教回忆】我们说好的,不哭

云昴 支教

我以为我不会写下这样长的回忆录了,因为我写一次哭一次,我下不了笔。“山里的那束光,大概是你吧。”——至我所有第九期第二支队队友。(以下涉及孩子姓名都用缩写表示)

“我想要爸爸。”LX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,我仿佛心碎了。作为他的数学老师,和他的故事很短,但很深刻。成绩,他是班里最好的之一,仿佛这是他去寻找爸爸最快的也是唯一的捷径。而我,当时和很多孩子深入了解后,觉得自己支教就像是一个人类在探索整个宇宙,如此无助,如此渺小,但也正如人类从未停止过探索宇宙,支教大概如是。我偷偷印了试卷给他,我多希望自己能将一年级所有的知识都传输给他,这样明年来的时候,或许能教他二年级的知识了。LX,他哭过,为了遥不可及的梦想,为了指尖触碰不到的距离,我抱着他,替他拭去泪水,我不知这片刻的温暖能否让他快乐。最后几天,他十分感兴趣我的手环,他想着这个手环有很多神奇的功能,也询问多少价格,我没有遏制他的想象,也告诉他未来你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手环的。就这样,他玩着我的手环,我陪着他,阳光记得很温暖。

“你就像我的爸爸。”一年级MQ,在最后一天对着我说。MQ是他们班的班长,我依稀记得他们班数学基础很差,但在MQ的协助下,每一堂课都让我如此愿意上下去。他们家就在校门口,很近,每次放学后都能遇见他。他有时会在一个台阶上写着作业,因为如果天黑了就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“车子来了叫chuozilong”TST在三个小时的家访路上教我彝语,他是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一年级男孩,他很调皮,但他哥哥却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。他教我的彝语大多数忘了,只零星记得一些,可我忘不了他家里如此的黑,我也忘不了他聋了的父亲一路上怕我们走错路,开着摩托在拐角处等我们。后来几天他没有来,我一直在后悔,他的名字我还没教会他。

“我就不吃饭”第三天,我陪一个孩子饿了一个中午。他叫MXB,第一天因为他的饭在上完洗手间后被别的孩子端走了就没有吃饭,直到饿着肚子的我发现他从校外买了一个烧饼,我庆幸自己没有拿走烧饼不让他吃(我怕不卫生),我拉着他到教室门口,让他吃完,也许那一刻我慢慢走进了他的心。第二天,他又没有吃饭,因为他打饭的时候给自己碗里多打了肉,孩子们都说他,我和他谈了很久,我知道吃块肉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难得,我知道一个孩子被孤立是多么的痛苦,同样我也知道这样的行为是不好的,我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,第一次他眼泪打转。(在第八天,他打饭的时候,把肉分给了大家。)第三天,因为我们让别的孩子打饭,他以为老师嫌弃他,不愿去吃饭,我陪他饿了很久,聊了也很久,终于他答应去吃饭。去的时间晚了,只有没多少菜了,我都打给了他。这时候一年级的几个孩子跑了过来,匀给我他们碗里的菜,我强忍着没有哭。关于MXB,在后来的几天一直提出要我陪他吃饭,我答应了几次,但怕我走之后他会依赖,有时候我克制着自己情绪,缓慢地走出那个孩子的世界。现在写字的我,在想,他好好吃饭了么?最后一天的文艺汇演他没有来,我有些遗憾。

关于另一个孩子(MQ2),奶奶给了他几包素牛肉零食(学校规定不能带垃圾食品)。别的孩子发现了告诉我,他带了垃圾食品,我庆幸没有立刻扔掉那几包零食(也不确定算不算垃圾)。我告诉别的孩子我会处理,带MQ2来到一旁,此时,奶奶的爱在他眼角的泪水中彰显得异常明显。我让他以后奶奶给的东西藏着点,我问他,别人说你带垃圾食品难不难过,那一刻他的眼神我无法言说,他点了点头。记忆中,MQ2的手冻疮很严重,但他异常地懂事。

和MJJ的相熟,是一次巧合,也想成为我心中的秘密吧,不再赘述。离开前一天,我和MJJ转路(注:晚饭后散步),去篮球场打了一会儿篮球,而后,他问我,你最喜欢的人是谁?回答着实有些忘记了,他说,还有爸爸妈妈对吧。他说妹妹不见了妈妈就要打他,早上起床妈妈也要打他,我真的很是心痛。他说他QQ昵称是“斗王”,我问为什么,他说斗日本人的王,他们都是坏人杀了很多中国人,我说是的,但也有一些日本人是好的。真的,什么善恶?人之初,性本混吧,虽说一开始贪婪地去索取,但是很多规则、很多正义是后来慢慢培养的。问他开不开心这几天,他说还行吧。那天晚上,他属猪,我画了一只猪给他,他写下我爱我的老师,我爱DTY。我真的,快哭了。几天前,他发了一张自拍给我,他过得还行。

还有LG、MJ、LYH、MLZ、ACY、AXD等等,走进孩子的世界,我小心翼翼,走出的时候,希望就我一人落泪。最后一天,一群孩子围着我,缠着我,我们说好的,不哭。现在的我想问:ACY,你还欺负女生么?拼音会了么?女生还讨厌你么?AXD,蜡笔你喜欢么?你还喜欢画画么?MJJ,你还喜欢搞恶作剧么?LG、MJ,你们还不喜欢拍照么?MXB,你中饭吃了么?

我,希望有一天,你们的命运会因为我能有小小的改变。

云昴